【Japanese Beauty Vol.9】史上第一款能有效改善皺紋的化妝品誕生了!「POLA - 祛皺精華霜」

WRINKLE SHOT 祛皺精華霜」是日本第一款可有效改善皺紋的醫藥部外品(藥用化妝品)。在美容界掀起旋風的這款精華霜背後,隱藏了許多人情故事。第9期Japanese Beauty就來為大家揭曉這舞台背後的秘密。

費時7年,歷經各種困難,終於首次揭開皺紋的世紀之謎,以及發現WRINKLE SHOT的主要成分NEI-L1。

2003年的冬天,在深夜的POLA研究所裡,有一個默默閱讀著論文的年輕研究員的身影。他的名字叫竹內啓貴。是為了WRINKLE SHOT的誕生而全身心投入研發的核心人物。

「一切都是從2002年”公司內部改革計劃”開始的。當時我們POLA公司全體都在探討”對這個世界來說什麼才是有價值的”。研發部門給出的回答是”作出效果肉眼可見的產品”。並立下要做”至今從未有過、並且能得到政府認可的抗皺精華”的目標。」(竹內先生)

當時竹內先生還是個剛進公司的26歲新人。為了這個新計劃,他首先開始進行“解開皺紋產生的原因”。

「當時並不是很清楚皺紋的構造。外面都說是什麼臉部表情導致的,還有說是因為膠原蛋白流失而導致的。但這些都未能解釋“產生這個現像的原因”。我們還是不懂它的原因。」竹內先生說道。於是他翻遍了學術論文,希望從中得到啟發。

(Frontier Research Centre研究小組負責人 竹內啓貴先生)

「當時並沒有現在這種數位資料庫,全是由4到5名研究員針對每個因子進行分析,可說是一步一步腳踏實地走過來的。為此付出的3年時間可以說是“最初的黑暗期”吧。」(竹內先生)

經過反覆實驗,發現皺紋的產生與嗜中性球有一定的關系。

「嗜中性球是免疫細胞的一種。細紋周圍會有輕微的發炎,嗜中性球似乎會聚集在這邊。」(竹內先生)

嗜中性球作為對付細菌的武器,它會釋放“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這個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在對抗發炎的同時,也會破壞膠原蛋白以及彈性纖維。

(左:嗜中性球釋放出的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右: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會破壞細紋周圍的膠原蛋白以及彈性纖維)

話雖如此,當時誰也沒注意到皺紋和嗜中性球的關系,因此也沒有關於肌膚內側的觀察資料。為了查明事實,竹內先生被派去山形大學醫學部。「當時我在東京和山形之間往返了2年。」竹內先生說。

「大學的教授需要講課和做自己的研究,所以不可能時刻照顧我的研究。因此我不得不從頭開始學我領域外的器材使用方法,並製作用來觀察的樣品,每天都很拚。」(竹內先生)

每次向研究所彙報進度時,都會被開真假參半的玩笑:「拍不到嗜中性球就別回來了。」竹內先生說:「在山形生活時是住飯店。所以經常一個人吃飯,覺得很寂寞,精神壓力也很大。可以說是”第二個黑暗期”了。」

經過2年的辛勞,竹內先生終於用電子顯微鏡成功拍到了皺紋周圍的嗜中性球。

(左:健康的肌膚。右:在光照下的皺紋部位周圍聚集著被染成綠色的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

「之前預想的都”成真”了。」竹內先生說道。而此時研究所內正在進行對促進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的成分的探索。

需要被驗證的對象居然多達5400種…!
「醫藥品、植物精華、微生物代謝產物等,驗證的成分包羅萬象。不僅要看實際效果,還需要注意“是否能作為化妝品使用”。」(竹內先生)

有沒有安全性問題、是否有侵犯專利等,需要檢查的項目非常多。「跟無底洞一樣,令人崩潰。」(竹內先生)

從無窮無盡的篩選作業中,終於發現了可改善皺紋的成分—“NEI-L1”。
「NEI-L1是用4個氨基酸誘導體合成的。如果把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當作鎖孔的話,NEI-L1就是匹配好的鑰匙,它和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能完美結合,抑制它的活性。」

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NEI-L1/抑制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的活性

抑制嗜中性粒細胞彈性蛋白酶的活性=“預防皺紋”。那麼“已產生的皺紋”怎麼辦?(想必大家都想改善現在臉上的皺紋…!)

「原本體內的膠原蛋白以及彈性纖維,就是一直不斷在結合與分解的。一旦分解的速度快於合成的速度,就會產生皺紋。反之,合成的速度更快的話,就能改善皺紋。」(竹內先生)

原來如此…。關於NEI-L1的實際效果,POLA不斷反覆進行實驗並加以驗證,持續累積資訊。

這個裡程碑式的重大發現,似乎使抗皺護膚品的誕生指日可待。可萬萬沒想到的是,接下來研究團隊又遇到新的挑戰。

POLA研究小組成功找出了皺紋產生的原因,以及發現新成份NEI-L1。但就在製成化妝品的過程中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在添加NEI-L1並製成化妝品的這一步驟中,檜谷季宏先生可是絞盡了腦汁。

(Frontier Research Centre部長檜谷季宏先生)

「日本法律規定,醫藥部外品在未開封的3年內,必須保持穩定的狀態。我們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NEI-L1一旦碰到水,就很難保持穩定。」檜谷先生說道。護膚品離不開“水”。化妝水和乳霜都含有水份。「嘗試做了無數個樣品,都沒有成功。」(檜谷先生)

在不斷失敗的過程中,只有時間慢慢在流逝。

「當然也考慮過使用其他成分,但當時就是找不到可媲美NEI-L1的有效成分。」檜谷先生說道。但無論成分再怎麼好,如果無法做成化妝品,那就失去了開發的意義。「是否考慮過先採用其他同樣有效的成分,優先做成產品呢?」我問道。

「就是說啊,當時我就想對竹內說這個。」(檜谷先生)
「我是想”這麼好的成分不用太可惜了。再想想辦法吧”。」(竹內先生)
雖說兩位現在可以笑著說話,但當時肯定經歷過針鋒相對的爭論吧!

「最終還是堅持我的想法,然後對他保證說”我也會盡力幫忙的!”(笑)然後從頭開始學習非我專業領域的機器使用方式,協助配方的開發。」竹內先生說道。

截至配方研發完成,又過了3年…!

「這可以說是”第3黑暗期”了。」(竹內先生)
「沒錯,的確是黑暗期(笑)」(檜谷先生)

當然,檜谷先生也沒有袖手旁觀。他用盡一切手段尋求全日本的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幫助。

「因為NEI-L1的詳細配方不能說出來,只能曖昧地問“這種性質的成分是否能做出這種產品?”可得到的回覆都是 “很難吧”。」(檜谷先生)

NEI-L1的開發計畫就連在公司內部也算是機密。周囲的研究員都很困惑想說「那些傢伙這麼多年來到底在幹嘛?」

「由於做不出成果,周圍壓力很大,都快放棄了。」(檜谷先生)

就當最後的希望,檜谷先生前去訪問了一間位於關西的研究機構。

可惜的是,該研究機構也沒能給與一個肯定的回答。他們沮喪地前往車站打算回家。一路上檜谷先生與經理商量著「還是放棄NEI-L1護膚品計畫吧」。

但是…!就在回程吃的一頓午餐徹底改變了NEI-L1以及WRINKLE SHOT的命運!

當天午餐的甜點是“薄荷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看到這個平淡無奇的冰淇淋,檜谷先生突然靈機一動,「啊,如果是這個形態的話,NEI-L1不就可以穩定了嗎?」(檜谷先生)。

冰淇淋和化妝品,似乎沒什麼關係……?

「就好比,至今為止是在摸索如何把冰淇淋中的巧克力豆”完全融化”。但其實換個角度思考的話,就像薄荷巧克力冰淇淋一樣“把巧克力豆均勻分散在冰淇淋裡”,…也就是說,把NEI-L1直接散佈在基質上就可以使它穩定了不是嗎?」(檜谷先生)

回到研究所,檜谷先生最先前往化妝品的研發團隊。「化妝產品基本上是基質與粉體顆粒混合製成。所以我想POLA應該有這些技術。」檜谷先生說道。而研發團隊的負責人也認為,「照以前那樣的話會很困難,但現在這個方法應該可行。」

「至今為止問哪裡都說不行。聽到“應該可以”這一句話,真的讓我太開心。”啊啊終於能有進展了”」(檜谷先生)

就這樣為了研發WRINKLE SHOT ,把化妝品研發團隊也捲進來。從此展開了新的篇章。

為了實現做到既能保持NEI-L1的穩定性,又能給使用者帶來良好的使用觸感,檜谷先生製作了許多樣本。

「截至完成時所做的配方,如果包含穩定性測試的話,數量應該已經不止1、2000個了吧。」檜谷先生說道。

WRINKLE SHOT裡只含有NEI-L1。其他有效成分一律不放,是個極為簡單的配方。但也因為這樣,很容易被質疑“這個成分是否真的有效”。
「竹內對NEI-L1的祛皺效果非常有信心,所以沒怎麼想過添加其他的有效成分。他更關心如何把這個得到消費者青睞,並能充分發揮改善皺紋效果的配方做到極致。」

經過反覆實驗,終於完成既能舒服地塗抹又能貼合肌膚的配方。接下來就是在真人的皮膚上進行測試。

「具體方法是,在被實驗者以及評測的醫生都不知道哪一個是添加了NEI-L1的情況下,在左右眼尾處塗抹。這個實驗按照藥物評價的標准取得了可靠的資訊。」(檜谷先生)

自2006年開始收集用來申請認可的數據,POLA花了3年的時間取得有關細紋改善的各類統計資料。2009年將挑戰獲得史上第一個“皺紋領域的醫藥部外品認證”。

「對行政單位而言,“皺紋”也是個陌生的領域。所以我們對審查官從零開始一一說明皺紋產生的原因以及實驗的意義。他們提出疑問,我們給予回答…這個過程來來回回花了8年的時間。」(竹內先生)

研發7年,申請8年,把人的意志力消磨殆盡。

「行政單位提出的疑問越來越少,好像看到了一絲希望,難道…要成功了…?但畢竟經歷了這麼多年的坎坷過程,我還是無法相信真的通過認證了。心想”怎麼可能過得了認證”。我真是矛盾(笑)」(竹內先生)

2016年7月,長達15年的旅程終於迎來了一個終點。NEI-L1作為可有效祛皺的成分,在日本首次獲得了醫藥部外品的認可。

兩人聽到通知時,是怎樣的心情?

「當時的第一反應是“啊,是真的嗎?”。比起感動,更覺得難以置信。」

「我也是。得知的那一刻我只說了”啊,這樣啊”」(竹內先生)

「因為這15年實在是太漫長了!」兩人異口同聲地說。他們說,當看到認可書的那一刻才終於緩過神來。

「慢慢地……。對,就是有種“慢慢地”向我們靠近的感覺。終於走到這一步了。」(竹內先生)

上面的照片是國家批准的藥用化妝品證書。這次特地為我們展示。據說這張證書的影本至今還十分珍重地掛在研究室的牆壁上。

得到期待已久的認可,POLA迅速地開始準備將商品上市!在下一章中,我們將為您揭曉WRINKLE SHOT的“臉”——包裝製作的秘密。

NEI-L1獲得認證的那一刻,POLA迅速地開始準備上市販賣。設計師渡邊有史先生負責設計產品的“臉”。

「2016年的金週的時候,在公司內部有隱約傳說NEI-L1即將獲得認證。假設真的得到認證,上市日在2017年1月,所以我們僅有1個半月的時間來完成設計,時間非常緊迫。」(渡邊先生)

(設計研究室 首席設計師渡邊有史先生)

其實這個WRINKLE SHOT,在2012年時也有過一次製成商品的計畫。「當時就已經有了設計的基本框架。」渡邊先生說道。

(2012年時的設計初稿)

「得到認證,正式決定上市之後我們開始探討”那麼包裝設計怎麼辦”?”祛皺藥用化妝品”對POLA來說也是一款劃時代的產品,所以設計也應該改成符合2017年的前衛款式。」(渡邊先生)

這個至關重要任務委托給了渡邊先生的團隊。

「原本SHOT系列(* WRINKLE SHOT WHITE SHOT)的理念即是”合約”,含有”保證讓使用者切身體會到效果”的意義。LOGO是手寫體,蘊含”在與客戶的合約上簽名”的意思。」(渡邊先生)

為了不斷改良WRINKLE SHOT的LOGO設計,渡邊先生的團隊參考了伽利略和愛因斯坦等著名歷史人物的簽名。

(參考過的歷史名人簽名字跡)

「另外一個靈感的來源是”Discovery(探索)”」渡邊先生說。

「研究部門對成分進行的廣泛探索,以及挑戰獲取醫藥部外品的許可,就宛如在浩瀚的宇宙裡尋找行星。我想表現那過程中的種種故事與感動。為了表現”對未知世界的挑戰”,我首先想到的是代表宇宙的深藍色;以及代表繁星閃爍的金色、銀色為基調的設計。」(渡邊先生)

渡邊先生的第一次的簡報選擇使用深藍、金色、銀色為主的單色設計方案。結果如何呢…?

「反應不是很好。他們說”我能理解你,但不夠新穎”。簡單地說就是提案全軍覆沒了。」(渡邊先生)

(第一次簡報使用的單色設計方案)

得到國家的認可,意味著敲定了產品的上市!設計的截稿日期無情地向他們逼近。「真的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於是我配色也好LOGO也好嘗試了所有能想到的搭配。就這樣不斷摸索最終找到的就是藍色與金色的雙色搭配。」(渡邊先生)

(在最後一次簡報中提案的雙色設計)

這個雙色方案據說在設計部門內廣受好評。可是作為POLA的化妝品是前所未有的配色。我們全體商討“這個真的可以嗎”之後,大家一致認為「反正裡面裝的也是前所未有的東西,挑戰一下嶄新的設計也無妨。」(渡邊先生)

同時,我們也從新審視了手寫體的LOGO。

「參考了名人的簽名,起草了數百個原創LOGO。下面這些是我精心篩選的LOGO設計。」(渡邊先生)

(上:手寫體LOGO的前期設計方案。下:最終採納的WRINKLE SHOT的LOGO)
靈感來自當年的著名女演員,葛麗絲凱莉的簽名。

「圓潤的字體,看起來親切又惹人憐愛,充滿信賴感。右撇子的人在用心簽名的時候,字體會稍微往右上方傾向。LOGO也加入了往右上方傾斜的元素。」(渡邊先生)

LOGO顏色選擇的是鮮艷的橘色。

「在做關於宇宙的調查時,碰巧看到一張身穿橘紅色制服的太空人照片。艙外穿的太空衣是白色的,但出發和回程會穿橘紅色的制服。」(渡邊先生)

(渡邊先生蒐集的作為設計框架的資料)

「”起程前往宇宙時所穿的顏色=挑戰色”,我想這正是符合WRINKLE SHOT的概念。不僅是LOGO,產品外包裝也採用關鍵色橘色。」(渡邊先生)

化妝品的包裝設計,不僅只為了“賞心悅目”,“實用性”也很重要。「WRINKLE SHOT的管身和蓋子的靈感來自於用來在合約上簽名的”筆和筆架“。而且這個形狀方便使用後直立擺放。」(渡邊先生)

我們採用原創的頭部設計,使精華液能更方便塗在皮膚上。我們之所以選用雙頭設計,是因為它可以把皺紋推開,讓使用者能塗抹到皮膚的更深處。為此我們嘗試了數以百計的樣品。

萬事俱備的第二次簡報,在公司內部獲得極高的評價。

「配色和logo,以及”發現新大陸,挑戰的橘色”等故事博得了人心。」渡邊先生說道。決定了包裝設計,這讓渡邊先生如釋重負。同時又有一絲顧慮:這樣真的就好了嗎?

「即使在公司內部廣受好評,但能否得到顧客的青睞,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畢竟辛苦了15年,”在設計上出問題的話,我責任重大”。」。渡邊先生說道。據說直到上市為止天天坐立不安。

上市前的2016年12月30日,在POLA總公司能看到拿著相機的渡邊先生。「總公司大樓披上了WRINKLE SHOT的橘色。我是去拍資料所需的照片的。過年休假也上班,從早到晚都沒停過。當時的狀態真的是”為了WRINKLE SHOT我什麼都願意做!”(笑)」(渡邊先生)

就這樣到了2017年1月1日元旦,WRINKLE SHOT終於迎來了上市日。電視上和車廂裡全都打著WRINKLE SHOT絢麗的廣告,點綴了整個城市。

「當時我在老家,打開報紙一看,一整面都是WRINKLE SHOT的廣告。頓時感到熱血沸騰。我把它剪下來,保存到現在。」(竹內先生)

(2017年1月1日在各大報社的報紙上刊登一整面廣告)

「當時我在旅行,在機場搭電車時發現車站和車廂都是WRINKLE SHOT的顏色。我不禁感慨地對旁邊的老婆說”這是我做的喲”。這也是在我的研究員生涯裡第一次說這種話。」(檜谷先生)

(JR山手線車廂內的廣告)

1月1日在全日本的百貨公司以及POLA直營店門口排起了購買WRINKLE SHOT的長隊。自轟動全國的上市以來,近1年半的時間裡販賣數突破111萬支!約56萬人體驗了該產品,且在2017年~2018年2月之間榮登Best Cosme冠軍寶座40次。

前後長達15年之久,參與者的熱情與努力凝聚一堂完成的WRINKLE SHOT 祛皺精華霜,廣受女性喜愛,成為了暢銷品中的一代傳奇。從2018年開始,售價下調至¥13,500(不含稅)。

透過”產品”來挑戰皺紋的同時,POLA也從各個角度研究皺紋。在這章我們為您介紹令人震驚的皺紋冷知識!

「翻閱了各種文獻,發現歐洲比日本更在意皺紋。」在「POLA文化研究所」裡擔任學藝員的富澤洋子小姐如此說。

(POLA文化研究所 學藝員・富澤洋子小姐)

「公元前1000年左右,古埃及就已經有祛皺護膚品了。」富澤小姐說。竟、竟然,公元前就有祛皺護膚品!
「根據『Fashions in Makeup: From Ancient to Modern Times』( Richard Corson著)紀載,當時的偏方是把香料、蠟、橄欖油和莎草用牛奶混合,連續六天塗在肌膚上。」(富澤女士)
進入18世紀,記錄祛皺技法的書籍登場了。「在法國販賣的美容書『Abdeker』中記載了從波斯人那裡聽來的祛皺秘方:用沒藥和紅酒的蒸汽燻皮膚。」(富澤女士)

(『Abdeker』Antoine Le Camus著 1754年、1756年 共4冊。POLA文化研究所典藏)

『Abdeker』是一本介紹化妝水或腮紅等美容品的配方及做法,還有自古以來流傳的美容方法的工具書。說不定當時的貴婦們以此為參考,拼命地對付臉上的皺紋呢。

在日本,江戸時代發行的『都風俗化粧傳』中記載了關於皺紋的應對策略。

(『都風俗化粧傳』 1813年。 POLA文化研究所典藏)。

「書中介紹了一個偏方:把豬蹄燉爛,塗在皮膚上。這或許就是膠原蛋白…。隨後記載著:半個月後 “膚如凝脂,面若少女”。」 富澤小姐說道。

在江戸時代就已經發現膠原蛋白可改善皺紋,實在令人驚訝。但從世界範圍來看,在皺紋的領域裡日本還是遠遠落後其他國家的。請看冷知識3!

「在都風俗化粧傳中,記載非常多關於美白的內容,可關於皺紋的內容卻寥寥無幾。」富澤小姐說道。自平安時代以來,”皮膚白”一直是女人們所向往的,她們對皺紋視若無睹。

「源氏物語中出現各種美人,描述年老的女性會使用“臉色暗沉”、”頭發枯燥”等語句,而並沒有找到關於皺紋的描述。平安時代的醫學書籍『醫心房』中的美容篇裡也沒有關於皺紋的內容。」(富澤小姐)

為什麼呢?我問道。「高雅的女性笑不露齒,當時主流文化不提倡女性有過多的情緒流露。在這種文化的背景下,可能影響了人們對於“表情皺紋”的觀念。」「當然,」富澤小姐說道「這只是我個人觀點罷了。」

雜志「婦人世界」的臨時增刊『化妝鏡』中登場的一則故事使富澤女士的說法更具說服力。讓我們把目光投回明治40年。

((『化妝鏡』婦人世界臨時增刊 1907年。POLA文化研究所典藏)

「在”抗皺法”中記載了盡量避免吹冷風以及用熱水洗臉。從這方面來看,與現在的美容方法是一樣的。」(富澤小姐)。另外,書上說產生皺紋的原因是「臉部肌肉動得太多」。

消除皺紋的方法如下所示:

「正因為如此,大笑、生氣以及愛操心的人更容易長皺紋,所以要注意盡量不要大笑、生氣和操心。」

嗯…。為了預防皺紋笑也不行怒也不行,太沒有人情味了吧。“控制臉部表情”這種文化根深蒂固呢。

明治時代中期之後,人們對皺紋的關心日益增強,“頂級美容師”對此功不可沒。

「明治時代過了一半,許多美容師紛紛提出獨家的美容方法,開辦自家化妝品品牌以及美容沙龍。」(富澤小姐)

(『美顔法』北原十三男著 1910年。POLA文化研究所典藏)

其中美容師北原十三男先生創立了“北原美顔”。他所著的『美顔法』中就有“整皺術”這一章節。

日本人喜愛泡澡,皮膚表層的水分流失後直接導致皺紋的產生。這個分析至今也非常有說服力。「書中也有介紹使用蛋白以及甘油的祛皺護膚品製作方法。」(富澤小姐)

到了明治末期,“按摩”受到了人們的關注。下圖所示的是女性雜志的附錄『現代流行雙六』。記載了「賞花」「夜會」「出國旅行」等當時的女性們所向往的事物,其中…?

(『女學世界』1911年 1月號付録 現代流行雙六。POLA文化研究所典藏)

「右上角的就是”美顏術”,也就是現在的美容院。在有名的美容師開的美容院進行護膚,是上流社會的像征。但據說她們為了不讓別人知道,都偷偷去(笑)」(富澤小姐)

明治末期到昭和前期,關於按摩方法的書籍也陸續出版。

(左:『歐美最新美容方法』1908年、右:『理論與實踐 美容』1929年。共為POLA文化研究所典藏)

插圖標示從臉部下方往上,沿著眼睛周圍的眼輪匝肌畫圓按摩。與現代女性雜志中所寫的抗皺按摩法一模一樣。

在驗證歷史的同時,POLA利用過往積累的龐大肌膚資訊進行了一系列有趣的研究。其中之一就是從2014年開始研究的“日本美肌縣排行榜”。

「POLA擁有自1989年開始累積約29年,共1750萬多條(2018年1月為止)皮膚資訊。按照這個數據,我們用獨家方法分析了被分析者居住區域的天氣、以及關於生活方式的調查問卷。」POLA公關河野伶佳小姐說道。

(POLA宣傳部 公關・河野伶佳小姐)

他們製作了各個項目的榜單:綜合美肌排行榜,以及「肌膚的水潤度」「不易長痘」等榜單。
令人好奇的「最不易長皺紋」榜單的結果是…?



2017年「最不易長皺紋」榜單

第1名 和歌山縣 美肌偏差值 73.95
第2名 京都府 美肌偏差值 65.99
第3名 廣島縣 美肌偏差值 65.60

(*美肌偏差值的數據採自:從皮膚裡觀察到的凹凸等多方面的情報而推測出的膠原蛋白狀況)

「第1名的和歌山縣,雖然紫外線照射量多,但她們的皺紋評分非常高。由此我們可以想像
做好防紫外線措施的人很多。我們也觀察到他們壓力小,睡眠品質良好等這類關於生活方式的調查結果分數很高。」(河野小姐)

那麼倒數3名是…?

第47名 群馬縣 美肌偏差值24.20
第48名 香川縣 美肌偏差值30.50
第49名 佐賀縣 美肌偏差值31.6

「群馬縣位於北關東,該地獨有的西北風導致蒸汽密度降低,空氣乾燥。香川縣日照時間長,降水量也少。佐賀縣的冬季和春季會刮強風,這些直接影響了美肌偏差值。」(河野小姐)
當然,如果做好防護措施的話這些分數都有改善的機會。據說根據每年的氣候變化,排位順序也會更動。2018年的排行榜會是怎樣的結果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像這樣,POLA針對”皺紋”從各個角度進行深入的研究。」河野小姐說道。POLA對研究皺紋的熱情使得”WRINKLE SHOT 祛皺精華霜”這個劃時代新產品的實現。不僅是產品,POLA也在傳播關於美容的各方面最新消資訊,全力為今後日本的女性的”美”提供幫助。

【竹內啓貴(Hirotaka Takeuchi)】
Frontier Research Centre研究小組負責人。到職15年來從事開發祛皺祛斑的藥劑,以及解析皺紋色斑的產生原因。作為皮膚科・化妝品學的專家,為NEI-L1的探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檜谷季宏(Toshihiro Hinokitani)】
Frontier Research Centre 部長。2004年起負責WRINKLE SHOT 祛皺精華霜的配方研發。實現“添加NEI-L1的醫藥部外品”和得到“有效祛皺的醫藥部外品” 的認證。功能性原料開發的專家。

【渡邊有史(Yushi Watanabe)】
設計研究室 首席設計師。以開發包裝為主,負責POLA全體產品的創新,致力於提升品牌競爭力。近年來全力投入SHOT系列的成長,進行設計管理。

【河野 伶佳(Reika Kouno)】
宣傳部 公關。擔任過販賣部培訓師,經歷產品規劃部職位後2017年調至現部門。充分活用產品規劃部的工作經驗,致力與介紹品牌誕生的背景以及其背後的用心。在女性雜志和網絡媒體間廣泛傳播POLA的品牌魅力。

【富澤洋子(Youko Tomizawa)】
POLA文化研究所 學藝員。從事化妝文化研究,研究內容包括化妝・美容的歷史以及審美觀的變遷。主要研究領域為近代化妝文化史。著有『化妝的樂趣,裝飾的喜悅——新運動藝術時期的銀手柄鏡(よそおいの楽しみ、かざる悦び―アール・ヌーヴォー期の銀製手鏡)』(POLA文化研究所發行)等。

攝影 / Saito Daichi
採訪・撰稿 / Uno Namiko

※本網頁內容均翻譯自日本@cosme。文章裡介紹的商品均為在日本國內販售的商品。

專欄一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