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Beauty Vol.6】改變彩妝刷即是改變妝容!? 熊野筆彩妝刷為何如此受歡迎「晃祐堂 - 彩妝刷」

日本擁有自古以來傳承至今的傳統技藝。除了歌舞伎與能劇等古典表演藝術,器皿等工藝品也獨具匠心。這次@cosme NIPPON PROJECT將帶您一起探索關於日本“毛筆”的傳統技術。

說到毛筆,就屬生產毛筆、畫筆數量第一的廣島縣製熊野筆最為出名。成立於1978年的毛筆製造商—「晃祐堂」位於廣島縣熊野町,至今已有40年歷史。他們運用製造毛筆、畫筆的技術,將事業擴大至彩妝刷領域。今天,我們就要向您介紹一個在經過迂迴曲折的發展過程後,最終獲得美容業界信賴的產品成功故事。「彩妝刷能改變妝容」的傳聞是真是假,就讓我們深度解析熊野筆,為您解答。

日本傳統工藝「熊野筆」的彩妝刷

不少熟悉彩妝趨勢的人在被問到彩妝刷時,會立刻回答熊野筆。首先,就讓我們來認識一下什麼是熊野筆。

從廣島機場搭車往西約1個小時,就能抵達人口數約為24000人的廣島縣安藝郡熊野町。這個小鎮上的著名特產,便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熊野筆」。熊野町生產的毛筆、畫筆佔全日本的80%,位居第一。街上隨處可見以毛筆為形象的觀光吉祥物「FUDERIN」,就連在餐廳排隊登記名字時,也是使用毛筆來寫!對毛筆業界而言,這是不可或缺的貫徹精神。

在熊野町這個毛筆歷史悠久的小鎮上有個特殊的節日,在每年秋分時,擁有1100年曆史的榊山神社便會舉行「毛筆節」,今年將迎來第84屆。

「為了表達對所有為毛筆文化做出貢獻的人的謝意,我們會收集廢棄的毛筆和畫筆,並用火焚燒。除了親自到場提供毛筆的人,也有從全國各地將毛筆寄來的人。」這番話來自榊山神社的第57代宮司─梶山望先生。

「日本書法中使用的毛筆,約80%產自熊野町。小鎮之所以能夠成長發展,毛筆產業功不可沒。因此這個節日也包含了當地人『對毛筆的感激之情』。」

毛筆節在9月23日秋分之時於熊野町舉行。街上到處都能感受到來自熊野筆歷史與文化的薰陶。在前面所提到的榊山神社裡,除了會展出以毛筆於約10坪大的特殊布面上所寫的「大作席書」書法作品外,還會開辦一些利用毛筆創作的藝術教室來招待觀光客。

想了解熊野筆歷史的人,一定要去位於熊野町的博物館— 「毛筆之鄉工坊」參觀看看。這間博物館於1994年開館,主要介紹毛筆的文化與歷史。館內懸掛著一支高3.7公尺、約400公斤重的世界第一大毛筆。「熊野町毛筆的製造起源,要追溯至江戶時代。」毛筆之鄉工坊的公關宮脇健太郎為我們介紹道。

「眾所周知,因為熊野筆,熊野町才能被世界所認識。雖然熊野町的主要產業是農業,但在農閒時,也有人會做販賣毛筆或墨汁的生意。後來,廣島藩對產業實施獎勵政策,熊野町漸漸變成了一個製造毛筆的小鎮。真正開始製造毛筆,是1830年後期、江戶時代末期的事了。當時,年輕的村民們有的被派往奈良、有馬等當時毛筆產業先進的地方工作,有的請來製筆匠人傳授技術,成為了先驅者。」(宮脇先生)

「到了1868年(明治元年),製筆工匠數量達到80人,毛筆的銷量也翻了50倍。僅僅經過20年,熊野筆的生產便突飛猛進。後來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毛筆的生產一度陷入停滯,1954年左右開始,除毛筆外,也開始生產畫筆與彩妝刷。據說現在的熊野筆,無論是在三者中的哪個領域,其產量都佔全國生產總量的80%。熊野的毛筆製造技術,今後也將代代相傳下去。」(宮脇先生)

從小規模產業發展成整個城鎮的大產業,實在是很有價值的一段歷史。匠人們與毛筆製造商們這份持之以恆的信念,至今從未動搖過。

「說起熊野筆的優點,我認為還是它的高品質。有一些支撐著熊野筆技術和傳統的"傳統工匠"活躍在熊野町內。目前有21位傳統工匠,而這些擁有12年以上經驗、並為熊野筆產地的發展做出貢獻的人,都是通過實用技術測驗及筆試被選出來的。」(宮脇先生)

只有在長年的實際成果和考試都合格的情況下,才能獲得守護熊野筆傳統技術的傳統工匠國家資格。成為傳統工匠後,需要為熊野筆的啟蒙事業而奮鬥,在全國各地的活動及百貨公司的展會中拿下一席之地。工匠精心製作的毛筆像是利用機器生產般相當精細。「但這是機器無法做出的東西。」宮脇先生說。若非工匠長年的經驗和技巧,是無法實現這恰到好處的作品的。視線情不自禁地被這一雙從容不迫工作著的雙手吸引。

「我?我不太會寫書法。」毛筆製造商「晃祐堂」的總經理土屋武美笑著說道。因為結婚的關係繼承了晃祐堂這間公司,至今已經營19年。2004年開始著手彩妝刷事業。這是個非常成功的決定,2017年的銷售額超過了9億日圓。「讓我特別高興的是,除了日本以外,熊野筆的名字也逐漸擴展至世界各地。但我不會滿足當前的現狀,我覺得有必要讓大家更了解熊野筆的優點。」他強調道。

「雖然是件意外的事…」土屋總經理靜靜說道。那是對圍繞著傳統工藝的人與事來說很常見的困惑。「我能很有自信地說熊野筆的歷史和技術在世界上是很棒的,前人所創造的製筆技法,是我們這些後輩必須去傳承下去的"文化"使命。但正是因為太具有傳統性,往往會陷入一種固步自封的狀態。」土屋總經理說道。

「難道就沒有既能保留傳統文化,又能強調熊野筆更多優點的辦法嗎?」不斷摸索的土屋總經理循著這個問題得到了一個答案。那就是「毛筆還是毛筆。就來宣揚毛筆的優點吧」這單純的答案。

「要說熊野筆的優點,無非是它那好寫的筆觸,總而言之就是製筆的技術。說句難聽的,只要有這樣高超的技術,管它是哪裡生產的(笑)。我覺得我一定能找到答案。」真是相當強勢的發言,那麼有勝算嗎?

「勝算?不不,那可沒有(笑)。不過我們工坊裡有幾個傳統工匠,他們的技術可是非常高超的。我相信以他們的技術不難實現!」

2010年成為傳統工匠的小島田正寬先生(79)專注於毛筆的製造。現在為了宣傳熊野筆以及舉辦一些啟蒙活動,正在日本各地巡迴中。小島田先生出生於熊野町,家族也是從事熊野筆相關工作,是道地的熊野筆之子。

「我的母親是熊野筆工匠,從小就邊看那些製筆技術邊幫家裡的忙。」小島田先生說。中學畢業後,他朝著熊野筆工匠的道路發展。但到了21歲的時候,因為“想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於是轉行去汽車製造商做銷售。一去便是30年。他的業績很好,公司的營運狀況也風調雨順。明明沒有任何可以抱怨的地方,「但是我的內心總是有份牽掛。」他說。

「心裡總是惦記著熊野筆的事。畢竟是我自己選擇的道路,我並不後悔,但就是心裡放不下製筆這件事。年輕的時候沒能成為製筆工匠,現在內心反倒躍躍欲試。我不是希望到了50歲還去學什麼書法,而是希望再次學習製作毛筆。」(小島田先生)

就在離法定退休年紀不遠的時候,他選擇了離職。是什麼讓他毅然決然地做出這個決定?「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笑)。但是我只知道,"如果現在不去做,一定會後悔的"。」小島田先生堅定地說道。

下了決心後只剩往前衝!小島田先生開始朝著製筆的道路前進。為何能如此投入製筆這件事,小島田先生答道:「因為這是我內心認定了的事。」─「想做出令自己滿意的毛筆!」這個強烈的信念

「年輕的時候因為遇到一點挫折就半途而廢了,對於熊野筆真正的優點一知半解,真的很後悔浪費了機會。所以我想徹底了解熊野筆的優點,並且物化這些優點。」

根據傳統匠人所說,熊野筆的優點有三個。其一為【材料】。
「只要有一定程度的技術,基本上就能做出一支像樣的毛筆。但熊野筆遠不止於此。它厲害之處的秘密就是選用了優質的毛(材料)。毛是一支毛筆的靈魂所在,說一件書法作品的好壞取決於它都不為過。聽晃祐堂的植松藤盛董事長說,他只要一聽聞某處有品質優良的毛,就會立刻前往當地,精挑細選毛料之後利用當地的工廠加工。總是將毛筆保持在最優異的狀態,這就是支撐熊野筆品牌發展的要因。

其二是【技術】。毛的尖端決定一支毛筆的好壞。筆尖部位最長的毛我們稱之為『命毛』,命毛左右了筆鋒與紙接觸時的彈性,也就是書法中所謂的『起筆』。它是決定一幅書法作品好壞的關鍵。

我們採用的製作方法是保留命毛的尖端。這是一項無法以機器替代的工作。因此熊野筆到筆尖為止完全是手工製作的。

為了磨練技術必須提高匠人們的能力。不管對方是夥伴還是競爭對手,工匠們都會相互切磋技巧、磨練技術。

其三,是能應對消費者各種要求的【柔軟度】。空有一身本領沒人買帳的話也沒有意義。預算、質感、作品的完成度等,為了能達到所有的要求,必須持之以恆不斷吸收知識、磨練技術。以及勇於挑戰各種新事物的那份柔軟的心態。要打破『不這樣做不行』、『應該要有這個』這種墨守成規的觀念,擁有柔軟度是非常重要的。」

那麼小島田先生理想的熊野筆是?「嗯... 我還在摸索中(笑)。我還得繼續磨練自己的技術。但還是希望有一天可以製作出讓我認可"就是它!"的作品。」小島田先生的夢想還在繼續。

晃祐堂將製造毛筆的技術運用到彩妝刷事業。「曾遇過被毛筆製造商質疑我們到底在做什麼的情況。」土屋總經理說。「但是,董事長作為企業的創立者,我贊同他的決定。我認為他是瞄準了未來局勢的方向,沒有做錯。」

正好這段時間,中國產的廉價毛筆被大量引進,市面上那些對高價熊野筆的需求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另外,隨著少子化和學校教育方針的改變,學習書法的人數也減少了。

「藉此機會將製造彩妝刷與毛筆的道路分開,不僅是為了晃祐堂,也是考慮到了熊野筆的未來。」(土屋總經理)。能做的事不管什麼都做,這份態度打動了很多人。

其中一項挑戰便是發開一款有設計性的彩妝刷。「董事長說『化妝的時候一定要有令人興奮的感覺,那樣的話彩妝刷的形狀也要變得很可愛才行』,於是就想出了心型洗顏刷這個設計。」

通常我們開發或是設計彩妝品,都是反映作為“使用者”的女性們的意見。更何況心型這種設計感覺也只有女生會想出來…誰會想到提出心型洗顏刷的竟然是男性,而且還是董事長!

「晃祐堂一開始製造的刷具除了彩妝刷之外,還有洗顏刷。就是幫助洗面乳起泡的刷子。想必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在早上很忙的時候還要把洗面乳揉出泡沫,真的很麻煩耶。 」(土屋總經理)

這就是為什麼要將洗顏刷設計成心型的啟發。

「董事長一邊看著這個洗顏刷一邊說,”如果前端不是圓形而是心型會很可愛吧”。還說,早上洗臉的時候要是用了心型的刷子,一整天心情都會很好吧。這話要是年輕女孩子說的也就罷了,一個老阿伯是在說什麼啦(笑)。不過,心型洗顏刷可不僅僅只有外表,我們也發現了它用起來很方便這個優點。 」(土屋總經理)

這心型的洗顏刷,越用越能發現,心型的凹陷處能與眼尾或鼻翼完美貼合。尤其是還有能將鼻翼附近的汙垢清理乾淨這個令人欣喜的優點!「我們發現它除了外觀可愛,用起來也很方便、實用性很高,所以覺得能成功。」說到心型洗顏刷的特點,莫過於它的形狀。「因為是採用保留熊野筆毛尖端的製法,所以根部的成形很重要。製作模具的時候真的吃了不少苦頭。」(土屋總經理)

下了功夫的不僅是外觀。在熊野筆的功能性上也有不少堅持。「關於刷毛的濃密度,我們在一支筆上放了兩倍的毛量,這樣洗臉時能夠很輕鬆地打出泡沫,形成細緻綿密、像奶油一樣的泡沫。」其他還有,每天都會針對心型部位凹陷的程度、幅度的變化等部分進行改良等。

其中因為洗顏刷要用到水,所以光是刷毛的耐用程度這一項試驗就反複測試了許多次。「因為遇水的關係,洗顏刷的壽命會減短。為了增加它的耐用度,我們想到了將羊毛和尼龍毛混合,製成混毛的款式。」心型洗顏刷就這樣完成了。

因為這是在刷具上的新挑戰,內心充滿期待之餘也非常不安。剛對外發表的時候,反響並不是很好。「很多人嘲笑心型洗顏刷是"屁股洗顏刷""桃子洗顏刷之類的。」土屋總經理說。「那時在毛筆日當天,有一個讓各廠商展示毛筆新作的新作發表會,聽到周圍不少擔心說這種商品到底有沒有人要買啊?的意見。」他說。

「董事長並沒有在意外界的聲音堅持上市,當時一個月能賣出5~10支就謝天謝地了。」然而之後的人氣暴漲也是在這個時候。

一次意外的推銷,使得原本乏人問津的心型彩妝刷開始逆襲。土屋總經理邊回憶邊說道,「真是太幸運了。」

這個契機就是將商品引進結婚禮物的市場。「我們將目光鎖定在結婚禮物的商品目錄上。這種象徵幸福的心型一定會受到歡迎。我們對此進行了推銷,並獲得了嘗試的機會。」結果如預期一樣地成功。一放上商品目錄,訂單立刻就來了。

「不可置否,心型彩妝刷的大賣是晃祐堂的轉捩點。」晃祐堂副總經理植松聖詞說道。大學畢業後,他進入了服裝業,但隨著彩妝刷事業的擴大,他又回到了熊野町。

「彩妝刷事業的擴大是與晃祐堂的成長速度成正比的。因此,我們必須不斷地挑戰新事物。」毛筆的技術開發能發展到哪一步,與晃祐堂的未來緊密相連。「總經理也說了,心型彩妝刷是我們事業的上升點,實話說就是兩個字,"幸運"啦(笑)。但是我們也想順著這個機會而上。」植松副總經理說。

植松副總經理除了擔任工坊的運營管理職務外,還兼顧彩妝刷的開發。他製造了第二次大轉機。那就是2011年上市的「fu−pa系列」。

「心型彩妝刷的製造上了正軌後,我們認為必須趁勝追擊、研發新的商品。當時其他的廠商也開始大力投入製造彩妝刷,市面上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商品。但我們想的是,"如果只是生產類似的商品是無法脫穎而出的",得換個想法追求新的創意才行。」(植松副總經理)

植松副總經理將目光投向了用於粉底及蜜粉的粉撲與海綿。「雖然我自己不化妝(笑),但是大家化妝時會用到粉撲和海綿這點我還是知道的。但我一直很好奇這樣的化妝方式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嗎?還是說僅僅只是"因為有就用"?這樣還是很浪費的。我開始想著刷具是否能達到比粉撲更好的效果?」(植松副總經理)

說到粉撲和海綿的好處的話,就是接觸肌膚時那舒服的感覺了吧。「如果只是良好的肌膚觸感的話,刷具也能做到啊。關於接觸瞬間的柔軟度,山羊毛的質感堪稱完美。但是光有山羊毛這一點還不夠。憑感覺而言,光是這一點還不足以構成非要刷具不可的理由。後來有個工匠建議說用聚酯混合山羊毛的混毛如何,我們採納了他的意見。我想著反正都是要做,那不如就做出能超越粉撲觸感的刷具好了。」

另一個講究的點是粉底刷的形狀。通常用刷具刷粉底的時候,會用將刷具平躺著的平筆式刷塗,使刷子在於肌膚接觸時,粉底可以均勻地延展開,並且不會產生刷痕。「刷具還具有防止塗過多的作用。如果採用抓粉能力好的毛的話,就能調整塗在臉上時的用量。」植松副總經理說道。

鎖定「與肌膚接觸時的舒適感」與「刷子的技術」之後,植松副總經理便著手進行商品開發。如果沒有毛筆的經驗在,也不可能製作出彩妝刷了。然而,這兩者間的製造技術是不同的。「做什麼」、「怎麼做」是問題的關鍵。

「接下來就是與工匠之間的較量了(笑)。我們反複實驗了很多次。」(植松副總經理)。雖然沒有製作毛筆的經驗,但做出"前所未有的毛筆"這個信念一直激勵著大家,最終我們成功了。雖然看起來只是一支刷子,但它舒適的使用感受卻是獨一無二的。

另外特別幸運的是,當時美妝市場的需求正好朝著“光澤肌”的方向在發展。如果想要打造彷彿素顏般的光澤肌膚的話,粉底液是不可或缺的品項。雜誌上的人氣美妝達人都乘勢推薦使用粉底刷。因此,「fu-pa礦物粉底& BB霜用粉底刷」與「fu-pa化妝刷(液狀粉底)
」的出現牢牢抓住了消費者的心理,繼心型洗顏刷後成為又一個人氣商品。

關於彩妝刷快速崛起,「這樣從頭說起來,好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一樣。但我們也只是做了該做的而已。」土屋總經理說。然而,有一點要銘記的是「抓住時代的潮流」,他說道。

10年前便已將視野投向海外的晃祐堂,最初的契機是參加台灣SOGO的廣島物產展。「客人的反應非常好。讓我們真切感受到,果然熊野筆是值得向世界誇耀的東西。」現在我們正積極參加台灣、香港、新加坡、中國大陸等亞洲各地的會展活動。「新加坡與香港大量採購熊野筆,銷量也節節上升。我認為在海外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雖然熊野筆是從毛筆起家的,但現在的年輕一代,覺得熊野筆就是彩妝刷的人應該不少。

「也許真的是那樣。但追根究柢,熊野筆是從毛筆起家的。我對毛筆還是有很強烈的感情。」土屋總經理接著說。「但我必須要做的是,100也好200年也好,都要將熊野筆的技術和傳統流傳下去。為了守護這份傳統,必須與時俱進做出新的東西。如果不順應時代需求追求相應的技術和創意,終將被時代淘汰。保持靈活變通的心態,我希望能一直嘗試新的挑戰。

土屋總經理說,創意是透過對話發生的。

「我們接觸各種各樣的人,一起合作、嘗試做出新的熊野筆商品。當然,我們也經歷了無數的失敗(笑)」

「反正都是過去的事了(笑)。」他說了個故事。2008年,藉著在北海道洞爺湖召開的首腦會議,他們推出以北海道特產「綠毬藻」所開發的刷具,好像最後「一個都沒賣掉」。但是以土屋總經理的「作風」,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

「有一天,我們收到了顏色偏淡的綠毬藻刷。我們越看這個瑕疵品越覺得"嗯?跟什麼東西長得好像”。」 之前的心型彩妝刷之所以能大賣,就是因為它“越看越有趣”、“外形可愛”。
「所以我們參考上次的經驗,將刷子的手柄部分放入盆栽,取了"仙人掌"彩妝刷這個名字上市…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人氣商品。」這種想像力只能用「敬佩!」來稱讚了。

土屋總經理深刻理解將現有的技術與傳統,順應時代需求互相結合的重要性,今後也能繼續開發出令人驚豔的商品嗎?「是的。受到我們之前推出的花系列彩妝刷的啟發,我們決定與日比谷花壇聯手合作。鮮花和彩妝刷的合作是不是很有趣?我們的製造核心是,"透過熊野筆為大家帶來快樂"。這跟美麗世界的理念是一樣的。」

從本質上對熊野筆充滿熱情。「哪怕只多一個人也好,我們希望透過接觸熊野筆讓大家對熊野町這個地方產生興趣。然後讓住在熊野町的孩子們窺探一下那令人興奮的未來。讓他們為有熊野筆、能住在熊野町這件事感到驕傲。」

晃祐堂接下來的挑戰就是,架起將熊野筆的技術與文化傳承下去的橋樑。讓我們一起期待這個使化妝變得有趣、並給我們不斷驚喜的晃祐堂更出色的表現。

「使用彩妝刷後妝效會改變」的說法是真的。而且配合不同的妝容所選用的刷毛(材料)也是不同的,如此追求極致。在這里為大家介紹一下分別對應粉底、蜜粉、腮紅、眼影、眉粉、唇彩等這6種彩妝刷。

【粉底刷】
●毛質:山羊毛、PBT(尼龍)
●特點:因為可以將粉底液自然無暇地塗於肌膚,最近市場需求正不斷擴大。與蜜粉刷或腮紅刷相比,毛比較短、頭部平坦的款式較多。

【蜜粉刷】
●毛質:松鼠毛、山羊毛
●特點:可蓬鬆柔軟地包覆肌膚,使用柔軟的松鼠毛的款式較多。抓粉力好,將彩妝刷在臉上畫圈可以打造出具有光澤感的肌膚。

【腮紅刷】
●毛質:山羊毛、松鼠毛
●特點:為打造彷彿剛出浴般泛紅的雙頰,推薦使用毛較長的山羊毛、松鼠毛等,較容易控制色彩,不推薦使用毛質短且硬的款式。

【眼影刷】
●毛質:山羊毛、松鼠毛、黃鼬毛(黃鼠狼科)
●特點:在眼周皮膚較薄的部位適合使用毛質柔軟的款式。山羊毛及松鼠毛的觸感柔軟,在不刺痛眼皮的情況下完成妝容。

【眉毛刷】
●毛質:黃鼬毛(黃鼠狼科)、食蟹獴毛、鼬獾毛
特點:因為是描繪眉毛,所以使用有硬度有韌性的毛較方便。大都使用毛較短的狸毛為主。

【唇刷】
●毛質:黃鼬毛(黃鼠狼科)
特點:使用具有韌性和彈性的黃鼬毛,更能均勻描繪嘴角及唇瓣的輪廓。

想必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正確地保養彩妝刷。今天就讓製作彩妝刷的專業工匠來教大家如何保養手中的彩妝刷!

Q1 :彩妝刷上的髒汙,使用卸妝產品、肥皂、洗髮精這其中的哪一種才能洗乾淨呢?

肥皂。最好是刺激性小的固體肥皂。用肥皂洗完後,再用溫水洗滌,最後放置在通風良好的地方陰乾。陰乾時用帶有夾子的衣架夾住刷柄,使頭部朝下。


Q2 : 彩妝刷多久洗一次?

不用每次上完妝就洗。髒汙多的時候清洗即可。


Q3 :如何延長彩妝刷的壽命?

使用後按照以下步驟即可。
(液體化妝品)用紙巾擦拭
(粉末狀化妝品)用手掌或指甲撣去粉末


Q4 :有什麼好的保存方法推薦?

放在濕度較低(可保護毛端),且陽光不會直射的地方(可保護木軸)保存為合適。

【梶山望(Nozomu Kajiyama)】
熊野町出身。擔任熊野町榊山神社的第57任宮司。正殿是江戶時期、前殿則於明治時期竣工。據說山神社的神樹具有800多年歷史。他參與榊山神社內的所有祭祀活動。

【宮脅健太朗(Kentarou Miyawaki)】
毛筆之鄉工坊的公關。在毛筆之鄉工坊中,將熊野筆的優點、書法文化推往日本全國各地。

【土屋武美(Takemi Tsutiya)】
晃祐堂總經理。在學生時期及工作期間曾在國外生活,總是能以國際性的視角看待事物。以結婚為契機來到熊野町,繼而擔任晃祐堂的總經理。有過「至今已經19年了,比我在故鄉待的時間都長。」這樣的感概。之後也將繼續發表來自於熊野町的新企劃。

【植松聖詞(Seiji Uematsu)】
晃祐堂副總經理。大學畢業後進入服裝公司就職。2004年回到熊野町,投身晃祐堂。以他為首負責的「fu-pa」系列,為彩妝刷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總是回歸商品本身思考產品製造的出發點」。

【小島田正寬(Masahiro Kotorida)】
2010年取得傳統工匠資格,今年快要80歲了。只要提起熊野筆就能聊到天亮,對培養年輕匠人也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他說:「雖然日本熊野筆的質量是世界第一,但是我們不能滿足於此,要不斷創新和磨練技術。」

攝影/ Daichi Saito
採訪・撰稿/ Mayumi Hasegawa

※本網頁內容均翻譯自日本@cosme。文章裡介紹的商品均為在日本國內販售的商品。

專欄一覽